晏子使楚原文及细致解释翻译

Nov 15

晏子使楚原文及细致解释翻译

工夫:2018/11/15 17:37 | 公布:军事历史 | 分类:年龄战国

白话文使楚团体用一个针言来说:自取其辱。楚王三次想凌辱晏子,结果被晏子逐一化解,且末了还被晏子凌辱了。这里可以看出,楚王所受的凌辱难过都是他本身形成的。

这则故事经过晏子出使楚国,挫败楚王毁谤齐人入楚为盗诡计的故事,体现了晏子机警善辩的才气和政治家.交际家的风采。阐明了凌辱他人的人到头来一定受辱于人

原文

晏子使楚。楚人以晏子短,为小门于大门之侧而延晏子。晏子不入,曰:“使狗国者,从狗门入。今臣使楚,不妥今后门入。”傧者更道,从大门入。 

见楚王。王曰:“齐无人耶,使子为使?”晏子对曰:“齐之临淄三百闾,张袂成阴,挥汗成雨,比肩继踵而在,作甚无人!”王曰:“但是作甚使子?”晏子对曰:“齐命使,各有所主。其贤者使使贤主,不肖者使使不肖主。婴最不肖,故宜使楚矣!”

晏子将使楚。楚王闻之,谓左右曰:“齐之习辞者也,今方来,吾欲辱之,何故也?”左右对曰:“为其来也,臣请缚一人,过王而行。王曰,作甚者也?对曰,齐人也。王曰,何坐?曰,坐盗。”

晏子至,楚王赐晏子酒,酒酣,吏二缚一人诣(yì)王。王曰:“缚者曷(hé)为者也?”对曰:“齐人也,坐盗。”王视晏子曰:“齐人固善盗乎?”晏子避席对曰:“婴闻之,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,叶徒类似,实在味差别。以是然者何?水土异也。今民生善于齐不盗,入楚则盗,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?”王笑曰:“贤人非所与熙也,寡人反取病焉。”

解释  

选自:《晏子年龄·内篇杂下》。晏子,年龄时期齐国政治家和交际家。

习辞:擅长谈锋,很会语言。

何故也:用什么要领呢?

楚王闻之,之:代词:这个音讯。

吾欲辱之,之,代词:指晏子。

酒酣:饮酒喝得正开心时。

为:于。

何坐:犯了什么罪。坐,犯……罪。

使:出使,被调派前去别国。背面的两个使字,一个作名词纵然者,一个作动词即委派。 

短:是非,这里是人的身段矮小的意思。 

延:作动词用,便是请的意思。 

傧者:傧,音宾。傧者,便是专门管理欢迎款待来宾的人。 

临淄:淄,音资。临淄,地名,现代齐国的国都,在现今山东省。 

闾:音驴,现代的社会构造单元,二十五户人家编为一闾。三百闾,表现生齿浩繁。 

袂:音媚,便是衣袖。 

踵:音种,便是人的脚后跟。 

命:下令,这里是委任、调派的意思。 

主:主张,这里是端正、章程的意思。背面的主字,是指主人、国君。 

不肖:鄙人。

谓左右曰 谓……曰:对……说

吏二缚一人诣王 缚:捆绑 诣:到(指到尊长那边去)

习辞者 习:纯熟 辞:言辞 

今方来 方:将要

婴闻之,之:代词:如许的事

何坐 坐:犯法 6、坐盗 盗:偷窃

通假字

1、缚者曷为者也  “曷”通“何”,意思是:什么。

2、人非所与熙也  “熙”通“嬉”,意思是:开顽笑。

“淮南”是指:淮河以南,喻体便是“齐国”

古今异义词

1、叶徒类似,实在味差别 实在:古义:它的果实 今义:现实上

2、谓左右曰,左右,古义:近侍 今义:左右表方位

3、反取病焉,病,古义;辱 今义;疾病 

4、齐之习辞者也,习:古义:纯熟 。今义:学习。

5、何坐,坐:古义:犯法,今义:坐下,动词。

6、延:古义:欢迎 今义:耽误,表现耽搁的意思。今方来,方:古义:将要,今义:方,一种外形。

7、叶徒类似,徒:古义:只,今义:师傅,门生。

8、入楚则盗,则:就触及针言及特别句式

9、齐人也,坐盗.盗:古义:偷窃,今义:匪贼.

触及针言

举袖成云:伸开袖子便是一片云。描述人多。

汗流浃背:挥洒汗水就犹如下雨,描述非常劳累或热得汗出得多。

摩肩相继:肩挨着肩,脚随着脚。描述人许多,很拥堵。

南橘北枳:比喻统一物种因情况条件差别而产生转变。

特别句式

1.何故也宾语前置:以何也

2.何坐 宾语前置:坐何

3.吏二缚一人诣王 定语后置:二吏缚一人诣王

4.齐之习辞者也 果断句

翻译

晏子被调派到楚国。楚人晓得晏子身段矮小,在大门的阁下开一个小洞请晏子出来。晏子不出来,说:“出使到狗国的人从狗窦出来,本日我出使到楚国来,不该该从这个洞出来。”欢迎来宾的人带晏子改从大门出来。 

晏子参见楚王。楚王说:“齐国没有人可派吗?竟派您做青鸟使。”晏子严峻地答复说:“齐国的国都临淄有七千五百户人家,人们一同伸开袖子,天就昏暗上去;一同挥洒汗水,就会汇成大雨;街下行人肩膀靠着肩膀,脚尖碰脚后跟,怎样能说没有人才呢?”楚王说:“既然如许,那么为什么会丁宁你来呢?”晏子答复说:“齐国调派青鸟使,要凭据差别的工具,贤达的人被调派出使到贤达的国王那边去,不肖的人被调派出使到不肖的国王那边去。我晏婴是最不肖的人,以是只好出使到楚国来了。”

晏子将要出使楚国。楚王听到了这音讯后,对身边的左右大臣、侍卫们说:“晏婴,是齐国擅长谈锋的人,如今他将要来楚国,我想要羞耻他,用什么措施好呢?”

左右的大臣答复说:“在晏婴来的时间,请容许臣等捆绑一小我私家,从大王眼前颠末,这时间,大王您就问‘

他是什么人?’”。臣答复说:“是齐国人。”大王您问:“他犯了什么罪?”臣答复说:“他犯了偷窃罪。”

晏子离开了楚国,楚王赏给晏子酒喝。饮酒喝得正开心时,两个兵士绑着一小我私家来见楚王。楚王问道:“绑着的人是什么人,犯了什么罪?”仕宦答复说:“他是齐国人,犯了偷窃罪。”

楚王看着晏子说:“齐国人原来就善于偷窃吗?”

晏子起家脱离座位答复道:“我听说过,橘树长在淮河以南便是橘树,出天生长在淮河以北就成了枳树,橘树和枳树只是叶子类似,它们的果实滋味却差别。如许的缘故原由是什么呢?是由于水土纷歧样。如今黎民生存在齐国不偷窃,但是进了楚国就偷窃,难道是楚国的水土使人擅长偷窃了嘛?”

楚王(难堪地)笑着说:“贤人是不行以任意戏弄的,我反而自讨败兴了。”

保举阅读:

古文观止 卷九‧捕蛇者说

沈姓,沈氏

万年歌:魏蜀吴三分天下预言解密

分页: 1 2 3
关于本站
读军事历史故事,相识军事历史人物,尽在军事历史新知网。